中部音樂系畢業的老師,跟我聊了一下,在中部他們聽到台北某些明星學校,心裡還是會覺得那很強欸,很棒耶!

殊不知在好幾年前就開始招收不滿了,以前的年代,國小三年級,我們考上了所謂的藝能資優班「音樂班」。而現今,前幾年北部就開始往下找二年級普通班的學生,願意放學後留下來培養第二專長,特別再為他們找個別老師,為什麼呢?因為擔心三年級招生不滿,可以再往深一點思考,每位學生進音樂班都需要具備主修、再選一項樂器為副修,而只有一屆招收不滿嗎?若連續好幾屆呢?

再更深一點的思考,招收不滿會造成什麼問題?管弦樂團編制會有問題,不止是人數少的問題,樂器大家可能同時選自己想要的,但是學校卻發現,某些樂器過多、某些樂器都沒人選,最難的部份反倒於不在考試了,而在如何把學生「分配」到適合的樂器;且同時必須他們要能接受。

常常有人將原因歸咎在「少子化」的問題;在我們的年代父母幾乎沒有在少子化的,而甚早之前所謂阿公阿嬤的年代更是沒有,大家都是拼命的生,所謂「多子多孫多福氣」。

之前有提到中部的曉明女中在好幾好幾年前就宣布不招收音樂班的學生了。大家感覺到錯愕與不捨。

是不是我們要想的不是少子化?而是為什麼他們做了這個決定?且為什麼在好幾年前就預知了呢?而北部或任何地方後來也陸陸續續出現這種問題呢?

「少子化」應該要算在我們這個年代,對於我們現在相同的年齡,說真的更能深深體會「養兒方知父母恩」了,身旁相同年齡層的朋友生了一兩個算不錯了,有的選擇不生。生小孩對女方而言,很辛苦要懷胎十月,但養育和教養對雙方都是很大的責任,費用更是可觀。

從這去思考如果說少子化,最快最快也不是這個時候吧?當然拿阿公阿嬤的年代來比現在的確是少子化啦!那時小孩數應該算是一打一打的。蠻眾多的。

個人覺得是整個「大環境」的影響;不單就這次疫情來說,其實大環境一直在變,但是錢沒有變,就業薪水並不高,而生活、人民開銷卻節節高漲,換言之,以前的一千塊跟現在的一千塊價值是不同的。

這會影響到的層面非常非常廣,不單就音樂而言,現在您會看到一些技術學院、私立學校慢慢的收掉了,就業人口年齡層反而降低,反過頭來說高學歷並不代表高薪,而是要如何將自己「多元」的變化,才能生存。自己還要如何具備更多條件才能與這個社會一起並存。而又同時保有競爭與影響力?否則人材終究會慢慢往外發展!

學歷只是ㄧ個門檻而已,社會上許多的「厚黑學」沒有經歷過不會理解的,且書本與實戰經驗也是不同的;這些都是需要去親身體會的。

社會在變,父母的心更是慌,擔心下一代的教育,常一直耳提面命的提醒,小孩反而會覺得很煩,不懂的珍惜。還不如放手,跌倒了雖然痛,那收穫將會是永不會忘記的。